您现在的位置:

西甲 >

绝代玄尊最新章节_ 第1120章 大丫头_小说下载/手机阅读_领域文学

    在大火中放松神识,倒是没有让玄宝的神识受伤,可是却让他感受到了更多人的呼吸!

    原来这村里还有很多人没有从房子里出去!玄宝又冲进了右手方向的院墙里,从火中抱出了一个七八岁的小女孩,她已经被烟熏的晕过去了!

    “大姐,我去帮相公!”蝶轩一挽袖子,茵请战。

    小茵知道她本命属性,点点头说:“一定要小心!”蝶轩一点头,冲进了火场。

    玄宝曾经跟她说过如何利用自己体内的火灵气,怎样做到身披火焰而不伤身,在原界的时候,蝶轩就专门对这个诀窍做过很长时间的联系,现在已经是在面前放着一根羽毛,她都可以让全身喷火,却不会让一根羽绒烧焦!

    “那里!还有左边第二家!快!”轩跑过来,玄宝也不多废话,马上告诉了她方位。

    蝶轩这个小火爆总算把脾气用到了最适合的地方,简直就是不听的跑动,来来回回的出入火场,跟玄宝一起,在这一片蔓延到全村的火海中,抱出了四个婴儿,两个不到十岁的小孩子,一名孕妇,还有三个卧床不能动弹的病人!

    还有几个人,原本还有呼吸,可是当玄宝和蝶轩的手碰到他们,想把他们背出去的时候,却发现他们已经断了气!为了不耽误救活人的时间,玄宝和蝶轩也只能无奈的将他们放下了!

    房子不断的倒塌,两人的身上也不知道挨了多少土坯和房梁的下砸,幸好两人的修为都不低,这样的力道还不足以让他们受伤,只是让场面更加触目惊心。

    小茵带着众女几乎每个人都抱着一个孩子,那宝儿的父母哭叫着跑过来,想抱过自己的孩子,虎牙瞪着眼睛往前一拦,挡在了雀舞的前面,狠狠的两人说:“想干什么?”

  &nb广东看癫痫病去哪家医院sp; 那村夫也知道自己对面站着的,不是普通的女孩子,不敢硬来,指了指雀舞怀中已经苦累了睡着的宝儿说:“那那是我们的孩子,我们是他爹娘!”

    “你们的孩子?你们配吗?”虎牙紧咬银牙,双眼中射出怒光,紧盯着村夫说:“为了自己逃命,连亲生儿子的死活都不顾,大难临头自己先逃跑,你配做他爹?”

    一句话说的那村夫面红耳赤,懦懦的不敢辩解,惭愧的低下了头。

    虎牙扭头村妇说:“自己的骨肉就在面前火海里命垂一线,你这个当娘的就知道在这里拍大腿哭叫喊闹,不知道想办法救孩子,你配做他娘?”

    “我”村妇张了张嘴巴,根本说不出话来,也无话可说。她的确疼爱孩子,可是如果要救孩子而丢了自己的性命,这事她也万万不会做!

    更令人气愤的是,虎牙只不过是说了两句,这一对夫妇竟然真的讪讪的缩回了手,站到了一边,不敢再要孩子!估计就算雀舞现在把孩子抱走,无论抱去哪里,他们也都只是不敢阻拦!

    尝过虎毒食子之痛的虎牙,最恨的就是这种无情无义的父母,当即就要出手教训他们,却见到火场之中,慢慢的走出了两个人。是玄宝和蝶轩!

    此刻蝶轩的脸上,已经布满了泪水,在她的怀里,有一个五六岁大的小姑娘,全身乌黑,已经双手下垂,双眼紧闭。

    而在玄宝的怀中,也有一个小男孩,大概只有一两岁,全身都是完好的,可是也已经没有了呼吸!

    走到小茵的身边,蝶轩已经是泣不成声,流着眼泪不停的说着:“我再快一步就好了!她死的时候还压在自己弟弟身上,她自己的后背都被烧烂了,都没有挪动一步!”

    众女那女孩的背面,衣服已经被火全烧成了灰烬,皮肤被烧焦,皮肉翻卷而蜕皮,触目惊心!

  &n陕西癫痫医院治疗效果好吗bsp; 人群中一名妇人眼睛一翻,就晕倒在地上,两个孩子是她的亲人!

    虎牙全身发抖,双拳紧握,嘴里发出一声愤怒而痛苦的嘶吼,随着眼泪汩汩流下,村民们的脚下,就像是突然踩进了淤泥里面,不断翻涌着泥土,将他们的双腿吞没,还在继续往下沉!

    惊呼和惨叫声此起彼伏,一帮村民没想到自己刚逃出火海,却眨眼间就要被活埋!

    玄宝大喝一声:“虎牙!”小茵也走过来,按住虎牙的肩膀说:“虎牙妹妹,不要这样!”

    “他们配活着吗?他们配做这些孩子的父母吗?为了自己活命,泯灭了良心,舍弃了亲情!不爱孩子,为什么要生下他?既然生下了孩子,为什么不好好照顾他?孩子只是你们可有可无的玩具吗?是你们为了保住自己姓名而随便舍弃的工具吗?既然你们这么贪生怕死,那我就让你们马上去死!”

    虎牙的双眼中流露出怨恨的目光,从这些贪生怕死的村民身上,她仿佛又寅虎对她的绝情,那不顾一切的追杀,和为了自己活命而对她的种种舍弃,虎牙感觉自己心中的怒火,已经无法压制了!

    突然,一股清凉的气息进入到她的体内,让她那颗即将焚烧爆裂的心慢慢冷却下来,玄宝在她耳边柔声说着:“一切都已经过去,杀戮不是结局问题的最好办法!”

    虎牙身体一阵,随着玄宝渡给她的这股气息,开始慢慢的呼气吸气过了一会,她的眼睛再次睁开,已经没有了那哀伤和怨恨,而是变得有些怜悯的前的那些村民。

    “你们也是受害者!这里的环境,已经改变了你们的性格!可是命是自己的,没得选,但是路是大家的,怎么走你们可以自己挑!”虎牙些村民,淡淡的说着,挥了挥手,紧紧吸附着村民双脚的那股力道消失,他们这才惊慌失措的从土里拔出双脚,一脸骇然的牙和她身边的这些人。

    现在他们终于知道了这些人的不凡之处,他们恐怕就是传说中的神仙吧痫病要怎么治?想起之前还处心积虑的要杀死人家,抢走人家的马,简直就是自寻死路!

    金燕子的眼光一直是众女之中最为锐利的,此刻又异常,凌空而起,飞身到了村南,指着面前的一个女孩说:“是你?!”

    那个女孩,就是亲手推父亲下河的那个大丫头!此刻她一脸漠然的站在人群之外,手中拿着一个火石,面对金燕子的诘问,也不回答,紧抿着嘴唇,眼神冷漠的。

    金燕子怒视着她说:“年纪这么就有如此歹毒的心肠!你知不知道这样害死了很多人!那些人跟你有仇吗?你为什么要这么做!”

    “啪!”一个耳光重重的打在大丫头脸上,鲜血从她的嘴角流了下来。蝶轩气的脸色通红,指着大丫头的鼻子说:“与其让你这么小就心如蛇蝎,倒不如现在就活活打死你!”

    一场大火,烧毁了整个村子的房子,这还不算,只是在蝶轩眼中已经被烧焦的尸体,就已经超过了十具!

    大丫头仍然不吭一声,甚至连眼泪都没有流,更是连眼睛都没有只是前的那个已经倒塌的房屋。

    那是在村子最南边的房子,大火已经改是从这里烧起来的,因为这里被焚烧的痕迹最重,基本上都是断壁残桓。

    门口有一具被烧焦了的尸体,玄宝只是觉得有些奇怪,这尸体的姿势不像是别人那样往上张手,而是往前平张的倒在地上,虽然已经成了炭化,可是却似乎还在说着什么。

    玄宝蹲在尸体的前面,掰开了他的手。手上的肉都成了黑焦的粉末,一碰就往下掉。可是在左手的手心,还攥着一块火石,身体不远处,还有一块。在他身旁的土地上,有一片发黑的焦土,上面有很多的灰烬,而灰烬的旁边,就是一截已经倒塌了大半的土墙。

    似乎发现了什么,玄宝又跑回了大丫头的面前,拿过她的右手,用力掰开了她的手指。

 &nb痫病会不会影响到脑部智力发育呢?sp;  她手心里的火石上面已经沾满了血,而她的手背和手腕上,也有数道血痕。

    “不是你放的火,对吗?”玄宝轻声问着大丫头,语气轻柔,生怕自己会刺激到她。

    大丫头依然面无表情,眼睛一眨不眨的个趴在地上的死尸。这里距离火场太近,众女一身修为,还觉得有些不舒服,可是这个倔强的女孩子,就这样站在这里,一动不动!

    玄宝个女孩子说:“那个人,就是你的大伯栓柱,对吗?是他想烧掉整个村子,你去将他的火石抢了过来,却没料到,他还有一个,对吗?”

    “他只想烧死自己,不拖累别人,没有想过要烧死这么多人!”大丫头吩咐的宝,一直没有表情的脸色,如今终于是泪水涟涟!

    众人惊呆了,没想到真实的情况是这样的!蝶轩怔怔前的小姑娘,小心翼翼的伸出手,想轻轻擦拭她嘴角的血渍,那小姑娘却把头一歪,根本不想让她碰到自己!

    “你为什么不解释?为什么不躲开?”蝶轩内疚的几乎要哭出声来,蹲在大丫头的面前,抱住她的身体,不停的摇着头说:“对不起!姐姐错了,姐姐不该打你!你打姐姐好不好?你为什么不解释啊!”

    大丫头嘴角带着一丝冷笑,面无表情的说:“解释你们会听吗?你们这些人,说什么就是什么,仗着力气大就可以决定我的生死,我解释有用吗?错了还怪我不解释,那你们为什么不在错了之前查清楚?你们都是坏人,只有大伯对我好,他不该死的,该死的是这全村的人!”

    大丫头的话,说的蝶轩愧疚无比,当初被玄宝骂过她的脾气,她都没往心里去,可是这一次,她却抱着一个面无表情的小女孩,嚎啕大哭!

    領域文學首發地址www.lingyu.org
    ♂领♂域♂文♂学♂*♂www.li♂ng♂yu.or♂g

© xinwen.ysovj.com  贵阳新闻网    版权所有  京ICP备12007688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