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现在的位置:

时尚新闻明星 >

这样才叫岳母最新章节_章节目录 第一千一百六十二章,要他活着_小说下载/手机阅读_领域文学

    第一千一百六十二章,要他活着

    看着孩子这般可怜的样子,白牧野终是于心不忍。

    大人们造的孽,是死是活,是罪是病,大人自己承受就好,何苦让一个孩子来承担这样的心理包袱?

    白牧野不清楚郑心铭的心理阴影会有多大,但是他真心希望这世上每个孩子都能阳光快乐地生活下去。

    “你说吧,叔叔不一定可以做到,毕竟叔叔是人不是神。但是叔叔可以跟你保证,只要是我能力范围以内的,我尽量帮你,如何?”

    温润的话语,带着语重心长的味道,明显是长辈关爱自己的晚辈的口吻。

    在这种时候,也只有修养极佳、善良温润的男人,才能对着凶手的孩子说出这样的话来。

    郑心铭又擦擦眼泪,连连点头。

    但是要开口的时候,却还是卡壳了一下。

    想了又想,他终是垂下了脑袋,不敢去看白牧野的双眼。他觉得这双眼睛跟他过去看见过的所有人的眼睛都不一样。

    那是一双无欲无求,没有抱怨,没有喜怒,没有情绪的药物没有很好的控制癫痫病,应该怎么办呢?沉静的双眼。

    “叔叔~”他低头纠结自己的手指,道:“我爸爸在别墅门口被二哥带去的人打了,打的当时就吐了血了,然后被带上车,车子开走了。好多天了,我都没有见到过我爸爸。我也是刚知道,我爸爸对叔叔做了这样不好的事情,但是还知道,现在把我爸爸关起来的不是警察,而是军队。二哥在部队里有人有关系,他恨死我爸爸了,虽然二哥疼我,他也没对我说,但是我能感觉到,二哥是不会放我爸爸活着出来了。”

    郑心铭明明是哽咽的,却非常有条理、且一句都没打岔地将这段话说完了。

    白牧野闻言一惊,他还不知道郑羽凡被湛南带走的事情,他以为国有国法,如此而已!

    原来郑羽凡是被湛南带去部队了?

    以什么名义呢?

    伤害军人家属?

    他更觉得心疼的是,这样的话从一个十岁的孩子口中说出来,说他知道二哥不会让自己的父亲活着出来!

    白牧野的心口酸涩无比!

    他觉得这件事过去之后,郑心铭不去看心理医生的话,绝对会留下阴影!

    对孩子的伤害太大了!

    郑心铭咬了咬唇,又癫痫有偏方吗道:“我、呜呜~”

    毕竟是孩子,说到最后的要求的时候,他还是哭出声音来了。

    他依旧不敢去看白牧野的眼:“呜呜~叔叔,我知道我的要求很过分,但是我真的没有别的办法了,呜呜~我只想我的爸爸能活着,哪怕多活一年,多活一天,他或许是个十恶不赦的大坏蛋,但是他是给了我生命的爸爸,我永远不可能抛弃我的爸爸,不管他变成什么样子。叔叔~!”

    郑心铭忽然给白牧野跪下了,捏紧了粉嫩的小拳头,扬起下巴,鼓足勇气迎上白牧野的双眼时,他感觉他用尽了全部的力气!

    “叔叔!如果我现在不求你,全世界就没有人可以救我爸爸了!呜呜~你能不能跟二哥说,就算让我爸爸终身监禁,至少不要伤他性命?这样我还有机会可以见到他!呜呜~呜呜呜~叔叔,只要他活着,不管他在哪里,我都是个有爸爸的人,我不在乎长大了以后同学们老师们怎么看我,哪怕他们歧视我,我也无所谓,只要我知道我爸爸还活着,他还活着,我要我爸爸活着,呜呜~呜呜呜~叔叔,我给你磕头了,是我爸爸对不起你,对不起!对不起!真的对不起!”

    郑心铭说完,粉嫩的小手扒在地上,哐哐哐地,每一下都是真实的,有力的,砸在地上了!

    一边磕头,一边哭喊着:“对不起,呜呜~叔叔对不起,二哥一定会听你的话的,你跟二哥说,让他放我爸爸一条命吧,不要让他死,我只要我爸爸活着,只要他活着啊,呜呜~叔叔,我求求你了,我求求你了~!”

母亲患癫痫病很多年,应该怎么治疗这种病呢?    白牧野怎么都没想到会发生这样的一幕!

    他惊得整个人怔住!

    像是被人点了穴道一般,想要说话,开不了口,想要下床,身子又动不了!

    当郑心铭的额头破出了血,他才终于喊出了声:“南南!南南~!湛南!!”

    房门一下子被人从外面打开了!

    当湛南看见里面的情景之后,一下子冲过来将郑心铭从地上捞了起来!

    湛南看着弟弟头上的伤,气的大喊:“你到底在干什么?!早知道你会这么不懂事,我根本不会给你留下来的机会!你再怎么样,也不能伤害自己的身体!你知不知道?!”

    “呜呜~呜哇~!”

    郑心铭想要开口说话,却是一句话都说不成了,小肩膀不断抖动着,泣不成声!

    周芷珊冲过来看着小儿子被二儿子紧紧搂在怀里,看着小儿子额头上的血迹,吓得魂不附体!

    “怎么回事?!”

    她伸出手去,朝着郑心铭走去,双手却是颤抖的。

    湛南咬着牙,又生气小孩为什么会患上癫痫病?又心疼:“我带你去看医生!”

    “南南!”白牧野忽然叫住了他,用非常沉静的眼神看着他:“让芷珊带他去看医生吧,你留下来,爸爸有话跟你说。”

    湛南愣住,看了眼白牧野。

    白牧野面无表情地盯着他,深邃无垠的眼眸里蕴含了太多湛南看不透的情绪。

    他为难地看了眼周芷珊,道:“妈妈,你带他去,行吗?”

    周芷珊连连点头,拦着郑心铭的肩膀就往外走,郑心铭被她拖着走,脚步很沉,他扭过头一直一直盯着白牧野看,那张小脸煞白,额头上在流血,眼泪哗哗掉落,黑白分明的眸子还直勾勾地盯着他!

    白牧野终是闭上了眼,睫毛在这一刻,全都湿了。

    等待周芷珊母子离开,湛南关上了房门,走过来,看着白牧野:“爸爸,你想都不要想!我知道你要跟我说什么,但是,没门儿!”

    湛南的听力自然是比周芷珊好的,刚才在门外站着的时候,他又是贴着门边站的,所以里面郑心铭的话,他全都听见了。

    他只是纳闷后来的咚咚咚声是什么,而白牧野叫他进去之后,他才知道那是郑心铭在磕头!
    ♂领♂域♂文♂学♂*♂www.li♂ng♂yu.or♂g

© xinwen.ysovj.com  贵阳新闻网    版权所有  京ICP备12007688号